北京市*新考古研究成果发布!多个首次”
发布时间: 2024-01-02点击次数: 21

12月22日,北京市举行了“考古北京(2023)——北京市*新考古研究成果发布会”。

今年,北京市在新宫、琉璃河、金中都、长城、故宫和“样式雷”家族墓地等多个大型遗址展开了一系列考古工作,重点任务是围绕“一轴一城、两园三带、一区一中心”进行的。在考古成果的出版和多学科综合研究方面,取得了一系列重要成果,这些成果对于深入解释“城之源”、“都之源”和长城文化带的意义重大。

其中,琉璃河遗址人骨的DNA研究成果于首次公布,对于了解西周燕国古代人群的社会结构提供了重要的科学依据。

关于新宫遗址

新宫遗址位于北京市丰台区南苑街道,遗址现存面积约45000平方米,已经发掘面积约16000平方米,其中发现了800多处不同时期的遗迹点。该遗址的主要年代相当于夏商时期,除了聚落核心的双环壕、古河道和墓地外,还发现了晚商和西周时期的墓葬和灰坑,战国、秦汉时期的墓葬和灰沟,以及辽金和明清时期的道路等遗迹。

该遗址是京津冀地区首次发现的该时期功能、布局结构较为完整的遗址,其性质可能与祭祀有关。特别是发现同时期的墓地,出土陶器、石器、金器、铜器、玉器、骨器等大量的珍贵文物,填补了北京城区夏商阶段历史文化面貌的空白,是一处体现多元一体文化融合现象的典范。既包含土著文化雪山三期、塔照类型、张营类型等多种文化因素,又受到北方夏家店下层文化和中原二里头、二里岗等文化元素的影响。

该遗址发现的晚商、西周文化为厘清学界论证的围坊三期、张家园上层文化及燕文化在北京地区的存续与发展演变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

这是一件靴形足彩绘陶尊

金耳饰、绿松石串珠、红玛瑙珠

琉璃河遗址DNA研究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研究员宁超分享了琉璃河墓葬出土人骨DNA分析的研究成果。对琉璃河遗址城北墓葬出土的9具人骨进行DNA检测的工作始于2022年, 通过高分辨率古DNA亲缘关系鉴定技术, 与考古学证据深度融合, 重建了琉璃河遗址出土人骨的家族树。宁超表示:“这对于理解西周燕国古代人群的埋葬方式、婚配策略以及潜在的社会组织结构提供了重要的科学依据,初步研究显示琉璃河墓葬发现的古代人群中存在近亲结婚现象。”

金中都城墙遗址考古研究

北京已有870年的建都历史,*早始于金中都。金中都不仅开启了北京作为一个统一多民族国家首都的辉煌历程,同时也是金朝历史上*为重要且历时*长的都城。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北京市考古研究院对丰台区万泉寺和高楼村两处城墙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详细揭示了金中都的外城墙、马面和护城河等防御系统。

《金中都(2019~2020)城墙遗址考古发掘报告》是由北京市考古研究院编写,预计将于2023年由科学出版社出版发行。这是关于金中都城址的**份正式考古发掘报告,也是《金中都考古》系列报告的**本。该报告重点回答了关于金中都城的几个问题,包括金中都城的建设方式、外城的防御策略、金中都城的历史发展以及城市特色和历史地位等。

经过考古研究,发现金中都外城墙是在唐、辽时期地层上直接平地起建的,底部没有明显的基槽。在夯土墙体*下部存在着平整的夯土垫层,而且还发现了用纯净黄沙土铺垫的痕迹。这一特征与同时期的辽上京与金上京不同,可能与当地土质较为致密黏重以及修建金中都城的时间紧迫等因素有关。根据文献记载,金中都外城的营建主要集中在天德三年,即公元1151年。记载中提到了“诏广燕城”、“广燕京城”和“天德三年作新大邑,燕城之南广斥三里”等内容。综合考古迹象和史料分析,初步认为外城的营建大约持续了五年左右的时间,直到贞元三年(公元1155年)才完成。根据本次发现的金中都城墙基部宽度为24米,根据中国古代都城城墙的结构比例,可以推算当时金中都外城墙高约16米,构筑宏大而壮观的城墙。金中都城墙采用土墙结构,在夯土墙体上,古人使用夯头等工具进行逐层夯打,形成夯层和夯窝,这样使得土墙更坚固。本次考古发现的城墙夯层厚度在5至15厘米之间,夯窝直径为2至13厘米,排列整齐有序。

此次考古发掘还首次发现金中都的马面遗迹。马面又称墩台,是一种凸出于城墙墙体外的防御设施,可从三个方向进攻敌人,有效消除城墙防卫死角。发现的马面遗迹平面呈圆角梯形,外围还有包砖沟。这一特征与北方地区辽金时期一般城址常见的半圆形结构不同,马面面宽较大,更有利于城墙的作战和防守。

护城河遗迹位于西城墙外17米、宽66米,与城墙、马面等共同构成了金中都城尤为强大的军事城防体系。在护城河岸边发现的石礌等遗物为当年的作战场景提供了想象空间,为研究金中都的对外御敌方式、军事发展状况等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城高池阔”的防御特点,体现了随着火炮等作战技术的应用,城市防御半径的需求提高,中国古代城市防御理念正在由“城高池深”悄然发生改变。而金中都正是处于这样一个防御理念转变的过渡阶段。

整体看,金中都城是以北宋东京城为蓝本,在辽南京的基础上向东、西、南三面扩展而成的一座都城,大致呈外城、皇城和宫城相套的模式,以大安殿为核心,形成一条南北贯通的中轴线,两侧建筑对称分布,这是北京作为都城*早的一条中轴线。金中都城正处于从封闭式里坊向开放式街巷过渡的重要阶段,在中国古代都城发展史上占有重要的历史地位。

《金中都(2019~2020)城墙遗址考古发掘报告》已经出版发行

这是南城墙遗迹的平面图

这是南城墙遗迹的剖面图

北京长城考古研究

长城是中国重要的地理和文化象征。北京市境内的长城起源于北齐朝,并在明代进行了大规模修建。它横跨了北京市的平谷、密云、怀柔、延庆、昌平和门头沟六个区,总长520.77公里。

《北京长城考古(一)》是由北京市考古研究院编写,科学出版社于2023年出版的。该书收录了北京市考古研究院在2018至2022年期间为配合长城保护修缮工程而实施的长城考古工作成果。具体内容包括延庆区岔道城城墙及墩台遗址、南寨坡城址、柳沟城遗址、柳沟西山长城及墩台遗址、大庄科长城遗址,以及昌平区南口城、上关城墩台遗址等共计6处长城段落。

通过研究,首先明确了长城的建筑规格、工程方法和疾病等基本信息,为全面、系统和科学地制定长城保护方案提供了基础资料和理论支持。深入挖掘和丰富了长城的文化内涵,重现了边疆社会的历史场景,填补了文献记载的空白。作为考古学界关于明长城发掘的首部专题报告,展示了长城保护修缮前考古工作的重要作用和意义,具有一定的宣传和示范效果。

《北京长城考古(一)》

延庆岔道城翼城及护城墩发掘后

南寨坡城址发掘后

雷家族墓地

雷家族是指清代皇家建筑总设计师雷氏家族。许多著名的皇家建筑,如圆明园、颐和园、承德避暑山庄、皇陵等,均由雷家族设计。这些建筑中的许多现已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2007年,雷家族留下的建筑图纸(地盘样、立面图、平面图、内验装修图等)和烫样(建筑模型)也被列为世界记忆遗产项目。

2023年10至11月,北京市考古研究院对一个清代墓地进行了详细的现场勘测工作,发现了29座古代墓葬,可以分为两个家族墓地。根据地理位置和墓葬分布情况,结合历史图档及早年调查资料,初步推测这可能是清代雷氏家族的墓地。

这一考古发现为研究清代雷氏家族墓地的地理位置、布局和历史提供了实证,为后续的保护规划和展示等工作提供了科学依据。

故宫造办处遗址的考古研究

清宫造办处是清代紫禁城内专门制造皇家御用器物的机构。*初设在养心殿,后移到了故宫外朝西路内务府以北、右翼门外西北,慈宁宫东南区域。这个机构被称为内务府造办处,一直沿用至清末。造办处是宫中专门负责承造各种器皿的地方,下辖馆、处、作、厂等多个作坊,被称为“百工坊”。清宫造办处聚集了清代国家*优秀的能工巧匠,代表了当时中国工艺技术的*高水平。其位置在明代的记载中阙如,性质不详。

自2020年底以来,为了配合故宫造办处旧址环境整治工程,故宫考古研究所和故宫博物院考古部一直在对造办处旧址进行全面系统的考古发掘和研究工作,取得了一系列重要成果。*重要的是确认了造办处旧址为故宫内又一处元、明、清三代宫殿建筑层层叠压打破的“三叠层”遗迹。

发掘清理出了元、明、清各时期形制规模、工艺技术不同的建筑基址以及院落墙基、地面道路、排水系统、灶、灰坑等丰富的遗迹现象,出土了元、明、清不同时期的砖、瓦、石建筑构件,以及陶、瓷、玉、铜、铁、玻璃、骨等质地丰富的各类遗物。

Site of the Office of Works after excavation

Corner of the brick-built stone pier and the surrounding broken brick rammed earth layer of the site of the early Ming Dynasty building base

清代造办处遗址出土的玉器

元代遗迹中出土的金元时期风格的瓦件

故宫造办处遗址是目前为止在紫禁城内发现的面积*大、遗迹类型*丰富、时代序列*完整的遗址区。它是紫禁城考古工作的重大成果,也是紫禁城古今重叠型建筑考古的重要实证。这次考古发掘成果为我们认识元代、明代紫禁城的营建改造以及清宫造办处的历史兴衰和生产生活提供了重要线索和科学依据。

—摘自北京日报记者 李祺瑶

TEL:400-888-8888    QQ:88888888    

Copyright © 2022-2024 6686体育 - 6686体育集团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 浙ICP备2023014085号-1 | XML地图 | 6686体育 - 6686体育集团官网

公司地址: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6686体育023号